副团长畏战,抱病而归,团长临阵换将,炸毁越南大桥

副团长畏战,抱病而归,团长临阵换将,炸毁越南大桥
(接上文)《战边关》续:刘师长回想41979年3月4日,我96团受命进犯郭参之越军(注:指11军32师96团,作者任该团顾问长)。12号高地及其周围三、四个无名高地,有越军一个加强连防护,是越军在七号公路一侧的防护关键,我团一营在师炮火的援助下,于4日7时向越军建议进攻。由于时刻急迫,一营在跋涉中匆促投入战役,对敌阵地编成、火力配系等状况缺少了解,加之通讯联络不疏通,因此进攻受阻。该营一连在向敌一无名高地冲击、通过一个开阔地时,遭双面之敌火力夹攻,献身了5人,重伤10人。因团里其时没有安排担架队,运送伤员、勇士的使命均由连队担任,每位伤员、勇士都要用4名战土才干从阵地抬到团卫生队,因此全连只剩28名战役人员,无力再向敌建议进攻。构成这样的局势,团后勤有职责,我这个当“大顾问”的也有不行推脱的职责。这是咱们共同犯的一个过错,而不能拿匆促应战作盾牌。三连通过重复抢夺,占领一无名高地时遭敌炮火拦击,战至11时,不得不暂停进攻。因团和一营无线电联络不上,对战况无法了解,团领导非常着急,即派副參谋长王德武赴一营了解状况。王副顾问长从一营回来,向团首长报告后才得知:一营3月3日接团指令后,即令三连向敌侧方迂回,二连向敌后交叉预备打援,由于天亮、山高、林密,无法完结迂回交叉使命,故对敌无法构成合围态势。团首长了解上述状况后,即令后勤为一营弥补弹药。一营通过时间短休整,总结经验教训,营长决断调整进攻布置,在营属炮兵火力援助下,向敌建议冲击。战至18时,一营占领了该高地,毙敌63名,缉获部分武器弹药,成功地完结师交给我团的作战使命。这一成功来之不易!他们是在敌情不清、地势不熟、通讯不畅、在行进中打开、匆促投入战役的状况下获得的成功,靠的是全营指战员不怕献身、勇敢坚强、勇于奋斗,靠的是指挥员临危不乱、灵敏机敏、决断指挥。一营占领郭参后,当即加修工事,团向师报告了占领郭参战况,师令我团原地待命。3月5日下午,师令我团当即摧毁南卡大桥,防敌追击,保护部队后撤。南卡大桥建在两山之间,完全是钢结构,是越南境内的一座重要桥梁,据郭参5公里,有越军看守,我团接师指令后,当即研究决议,令三营加强团工兵排履行炸桥使命。但率三营作战的一位副团长对敌情顾忌严峻,找各种托言迟迟不举动,最终生病而归。团里不得不临阵换将,决议由一位1943年入伍的老副团长赵旺海同志率三营担当此任。赵副团长是山西人,他的传奇故事不少,平常日子很俭朴,买东西都克勤克俭,买什么东西他都要货比三家,便是买双线袜,也要跑两三个商铺才干成交,连他的警卫员也不肯跟其进商铺。上世纪五十年代初,他在西南剿匪中任营长,有一次履行押解100多名俘虏使命的途中,遭土匪团团围住。为了率全营杀出重围,在对待俘虏问题上犯过过错,最终在首长的力保下,留下一条命,又从兵士干起。赵副团长受领带三营炸南卡大桥的使命后,二话没说就去了三营,在师炮群的火力援助和师侦察连的合作下,消灭了守桥之敌,于3月6日24时前,摧毁了南卡大桥。我团于3月7日傍晚,沿七号公路回撤到为麻登车,3月8日下午回撤至建水县的秧田,在这里主要是静观敌人意向,搞好作战总结。我自己以为,此次自卫反击作战,就我团状况来看,安排预备存在缺乏,地图太陈腐(法国版四十年代测绘),通信联络不畅,歼敌数量不多,且多数是越南边防公安部队,共歼敌300余名。越军守而不坚,遇到我部进犯,选用三十六计逃为上策,这似乎是越军对我反击作战的一个战略?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